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消消贴贴

这是万荣的方言,意思是别着急,慢慢来。

 
 
 

日志

 
 
关于我

种过粮,扛过枪,上学在沈阳,工作在工厂,就是没有经过商。 日常打扮:看得过去。 饮食习惯:来者不拒。 是否吸烟:偶尔也抽,不拒绝。 是否饮酒:不胜酒力,有点怕。 见不得的事:随地吐痰。 较喜欢的人:幽默,讲道理。 交友原则:有孝心、有爱心、有良心。 交友目的:互相利用(思想上交流、情感上沟通、生活上关心)。 职称:一不小心,混了个正高。 现已退休,养老金:日均一张大团结。

网易考拉推荐

痛失慈母  

2012-08-12 15:05: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已经97岁高龄了,她创造了我们汉薛村这个大村子所有已经过世了的人阳寿的历史之最。躺在炕上也有四年多的时间了,没有器质性的大病,只是循着自然规律渐渐地走向衰老。

接到家人的电话,说母亲这两天的情况不是太好,已经不能进食了,意识也是模模糊糊的。稍作准备,我和夫人决定赶紧从太原出发,用自驾车拉着五弟夫妇直奔万荣。这一天是2012年的3月26日,农历 3月初5。

对于我们的呼唤,母亲只是下意识地点点头;费力地想睁开眼睛但最终还是没能睁开,只见眼角有点晶莹;嘴巴微微地一张一合,但我们没能听清她说了些什么,这就是我们再次见面后的交流方式。我还是这个我,母亲还是那个母亲,想不到仅仅时隔半个月,竟发生了这样大的变化,我的心感到一种莫名的震撼和悲凉、失望和惆怅。

母亲现在的情况确实很严重,这个时候,作为母亲唯一的一母同胞的弟弟——我们的舅舅,我们有必要给他说一说。

昨晚大哥给舅舅打去了电话,第二天上午他就风风火火地从运城赶了过来。他放下手里提拎的“吃头”后,就急切地趴伏到炕上,抚摸着母亲的手,“姐姐、姐姐”地大声叫着,他的声音是颤抖的,他的眼圈是红红的。虽然最终姐弟没有能够说上一句话,但我们相信,她能够看见自己的弟弟,她能够听得见亲人的呼唤。临走时,舅舅又对着我们交待这、嘱咐那的,他已经87岁了,还有个疼他爱他的姐姐,无疑他是幸福的,他希望他这个老姐姐能够继续健康幸福地活着。

这些天,母亲基本上一直处于一个浑浑噩噩的状态,时而认得人,时而又张冠李戴;有时也能和人对上几句很简单的话,但更多的却是答非所问;偶尔答应吃点东西,但递到嘴边嘴又闭得严严的,叫人无奈。听人说,人若是七天不吃东西也不会危及生命,要是三天不喝水这人就够戗了,可见水对人的重要性。我们轮番着、一个劲儿地劝她喝水,是催,也是逼,有时她能够微微地张开嘴,我们就赶紧用小勺给她喂上一点点,更多的时候,我们只能无奈地、反复地用棉签湿润她的双唇。所有的迹象表明,母亲已进入弥留时期。生死和离别,都是不由我们支配的,我们能做的不是等待,而是守候,全家人都像是在备战一样,处于高度的戒备状态。母亲是一个英雄的母亲,养活了我们兄弟姊妹七个,在她生命的最后时刻,全力守护母亲,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

每到饭时,大哥总会依偎在母亲的身旁,端着碗,轻声地呼唤着让母亲张口吃饭,他的声音是颤抖的,手也是颤抖的(大哥患有老年性震颤病),尽管母亲不“朝理”他,但他总是义无反顾、不离不弃,一呆就是半个钟头,生怕错过了一点进食的机会。我们几个也会时常围坐在母亲身旁,给她讲些过去的故事,讲她经历的那些苦难,讲她遭受的那些恓惶,讲她人生的艰辛,讲她的丰功伟绩,总之都是她平时爱说、爱听的话,以及她挂心的七事八事,尽管这只是“一言堂”,但我们总是乐此不疲,我们喜欢这样的自言自语,相信冥冥之中,母亲能够听懂的。

今天是4月9日(农历3月19),是个永远令我们痛心和难忘的日子。

母亲已经有十七天没吃一点东西,两天半没有喝水了,她明显地瘦了许多,真正的皮包骨头了,看着实实地可怜。从上午开始,她的呼吸有点急促,脉搏跳动细弱……下午5点20分,我们敬爱的母亲,呼吸停止了,心脏不跳了。她是悄悄地走的,静静地走的;没有呻吟,没有痛苦;她走得是那样的匆忙,来不及告别,她走得是那样的从容,没有必要告别;她的表情是那样的安详,她的面容是那样的慈祥,就像是熟睡了一样。

这段时间,大家都晓得母亲有今日没明日的,但当这一天真正到来的时候,我们还是觉得这最后的一刻来得太突然了,突然得让我们手足无措。多亏有人提醒,这才赶紧拨了几个电话,几个懂行的邻居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和我们一起有条不紊地给母亲穿好了“老衣”。

在母亲咽气前后的半个钟头,淅淅沥沥的小雨一直下着。

苦受尽、福中断,儿孙丢下路走完。

机器停转油熬干,慈母从此长休眠。

一个母亲走了,人哀心流泪;

一个好人走了,天悲地湿润。

当晚,母亲入殓的棺材被请进了家里。棺材是在裴庄那边定做的,棺板厚,做工好,电脑刻制的花色图案惟妙惟肖、精益求精,看过的人都连连称道。

晚上,弟兄几个,加上建民,坐在一起商量母亲殡葬的有关事宜。殡葬之日,吃饭的问题是最大的事情。母亲在世的时候一再叮嘱过我们,其他的无所谓,一定要让乡亲们吃好。她有句名言:自己吃了填穷哩,人家吃了传名哩。眼下商定菜谱,母亲的遗训成了我们的座右铭,让乡亲们吃好、吃满意,既是出发点,也是落脚点。

4月11日,母亲去世后的第三天。按照我们家乡的习俗,人在去世后头天放在门板上,第二天入殓,第三天封棺,通常称作合棺。

三天合棺乃规范,从此不见妈的面。

阴阳两隔天地间,绵绵不绝苦思念。

吊唁、致祭的人络绎不绝,上两炷香,磕四个头,这是我们这儿的规矩。我们这些孝男孝女轮流着坐草、守灵,跪拜敬陪,应着总管的口令磕头谢客。从运城和解店运回来的鲜花和松柏摆放在母亲的灵柩前,屋里散发着清香的气息。

大门两侧悬挂的“养五男育二女泣血饮泪博得福满门

                            岁九秩又七载积德行善修来寿中魁”

的挽联分外醒目;悼念母亲的大幅喷绘就悬挂在大门前对面的墙上,不断有人驻足观看,仰着脖子细细品读。

 一般在合棺这一天,要定下安葬的日子,并向父老乡亲和亲朋好友们进行告示。请来的阴阳先生把出殡的日子定在了4月18日这一天。

出门在外的孙辈们也都陆陆续续地赶了回来。

4月17日,今日起事。

人们都在为明天母亲的出殡各自紧张地做着准备。上午的天气还是好好的,下午4点多,老天突然翻了脸,狂风耳边嘶鸣,空中吼雷火闪,地面泥水横流。直到晚上8点才算平静了下来。

对于这样的一个自然现象,人们的议论各有不同。有的人觉得这是老天在捣乱,故意给人找麻烦,而有的人却说这是一个好兆头,它预示后辈们的生活会过得“吼雷火闪”,就是红红火火的意思。

受到的影响却是实实在在的:村委会大院里搭的戏台用不上了,白忙活了;请来的锣鼓队只象征性地表演了一下,让人感到不过瘾;外请“先人”的一行人都吃了苦头了,他们行走在水里和泥里……到墓地“暖窑”需要5姓人,路上布满了坑坑洼洼,又黑灯瞎火的,每个人的脚上都沾满了泥巴。

乐户带的几个唱蒲剧的高手,唱功、武功还算不错,也很努力,而且都是彩唱,他们的表演受到了现场四、五十号观众的欢迎。演出持续到10点多钟。受雷电影响,大电下午就停了,演出活动是凭借弄来的一台小发电机来进行的。        

4月18日 , 今天是母亲的安葬日。

亲戚朋友们频繁上门祭奠烧纸,孝子们频繁叩头谢过。

这些天来,凡是来家的人,只要有时间、有兴趣,我们总要让人家吃上一点再走,村上叫做“流水席”,但那饭只能算是家常便饭,而这一天的饭就大有不同了,是正经八本的酬宾席,所谓的正餐。所有的来宾,不管是外地的,还是乡里乡亲,都要好好地吃上一顿。饭菜的质量得到了人们的肯定。

12点,母亲的灵柩在众人的簇拥下被摆放在了后道巷举行悼念活动的地方。“执事”宣布悼念活动开始,由村党支部书记主持。村委会敬献的花圈摆放在母亲的灵柩上;村委会的负责人宣读了敬送挽幛和花圈的单位和个人,并致了悼词。中间穿插有蒲剧唱段,以及锣鼓队的表演。

众多的孝男孝女们跪拜灵前,心情沉重。我的身子在不停地颤抖着,任由眼泪“扑簌扑簌”尽情流淌。

下葬的过程是顺利的,母亲得以入土为安。感谢打墓人,感谢所有前来帮忙和吊唁的父老乡亲。

事毕、曲终、人散,送走了乡亲们,这个院落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一个没有了母亲的空落落的平静。

 4月19日清早,众孝男孝女到母亲的墓地去“扶墓”。所谓“扶墓”,就是昨天下葬的时候,隆起的坟头只是一个大致的轮廓,今天家人去,再把坟头好好地修整一下,按自己的意愿,造出一个理想的“型”来,如同给逝去的亲人盖一座像样的房子。

回来后,在家的人照了一张合影,留下了永久的纪念。

母亲不在了,安葬好了母亲,历史翻过了新的一页。这个家,在人们的心目中,似乎变得无足轻重了,变得没有多少吸引力了,变得没有什么意思了,大家“逃离”的心在躁动着。

小女、二哥、云娃分别于上午、中午和下午离开了,走的时候,都放声痛哭,看着真恓惶,我相信这是动了真感情。他们哭的如此伤心,是因为失去了永不复回的母亲,失去了生命中的精神寄托,失去了魂牵梦绕的牵挂,这个居住了几十年的小院从此难有自己的身影,这个小院发生的一切将成为时过境迁的故事。一草一木总关情,一砖一瓦意也浓,平日无所谓,别时倍珍贵,因而伤感……。一面旗帜倒下了,旗帜下的人还会长久地站立在那里吗?有一句话叫做“树倒猢狲散”,此话虽不雅,说的就是这么个理。

 4月20日,我们决定返回太原,

给母亲再点上一炷香,跪拜在母亲的遗像前,泪水止不住地洒在胸前,嘴巴也不听使唤了,用颤抖的声音告诉她老人家:不孝儿要走了,方便的时候再回来看您,您多保重……。依恋亲情,难舍母爱,抚摸着镶嵌在像框里的母亲的遗像,一遍又一遍……

母亲,永别了!永别了,母亲!

  评论这张
 
阅读(33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